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攻略 > 正文

你有过哪些尴尬的事可以说说吗?

简介那一年我参加征兵工作,负责全市的征兵政审,同时兼任市征办纪检组长。有一次,我带工作组去一个县武装部检查征兵政审执行情况。当时,由于这个工作组还有公安局和民政局的地方同志,同时,也为了便于明察暗访,所以我也就没有穿军装,而是穿的便服。到县武装...

那一年我参加征兵工作,负责全市的征兵政审,同时兼任市征办纪检组长。

你有过哪些尴尬的事可以说说吗?

有一次,我带工作组去一个县武装部检查征兵政审执行情况。当时,由于这个工作组还有公安局和民政局的地方同志,同时,也为了便于明察暗访,所以我也就没有穿军装,而是穿的便服。

到县武装部后,中午,武装部的领导请我们吃饭。那个年代还没有“禁酒令”,加上象我们这种检查,实际上也就是听听汇报,抓一抓督促落实,其它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。于是武装部提出喝点酒,我也就没有反对,大家就喝了一些啤酒。

本来,吃完饭后,武装部也是给我们都安排了宾馆午休的,但我看看时间,离听汇报的时间也就不到一个小时了,睡也睡不了多大一会。其他人去宾馆休息,我就一个人到县城的街上逛逛,看一看当地的风土人情。

走在街上,由于喝了啤酒的原故,想上厕所了,可走了大半条街,就是没有找到公厕。抬头一看,前面有一家招待所,心想,招待所里一定有厕所。匆忙进去,在一楼找了一圈,没见到有厕所,走到门口见到前台人员,问厕所在哪里?前台人员说,厕所在二楼。急忙跑上二楼,这时已经憋得不行了,见到厕所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谁知就在走到厕所门口时,里面正好出来了一个人,他见我匆匆忙忙地往厕所里钻,一把就拽住了我,问我干啥?我说上厕所。他说你是住招待所的吗?我老实回答说不是,就是路过这里,来上个厕所的。他马上骂骂咧咧地说道,我们这里的厕所就是你们这种不自觉的人来搞脏的。我解释说,实在憋不住了,来方便一下,可他就是不让我进去。我感觉到他可能应该是这个招待所的一个领导,就求他,说我真憋的不住了,就进去方便一下,要不,给钱也行。但他态度坚决地说不行!憋不住了,自己去大街上解决,反正就是不能在招待所里上厕所,谁稀罕你那两个钱!我们的争吵声,引来了楼下的两个保安。他大手一挥说,把他拖出去。我就被两个保安反架着,从二楼拖到了一楼,扔到了大街上。

我当时觉得脸都丢尽了,幸好没有穿军装,要不然,连军人的脸也都给丢了。还好,有一个保安还不错,在拖我出门时,悄悄告诉我,往前走三四百米,有一个公厕。我就又夹着跑了几百米,才算解决了问题,差点尿了裤子。

这是我这一辈子最尴尬的一次,居然为了撒个尿,被人架出来扔在大街上,还差点尿了裤子,想想都觉得丢人!

下午,在武装部会议室开会时,武装部领导问我,去县城逛了一圈,对这个县的印象咋样啊?我说印象不好!就把中午的遭遇给大家说了。整个参加会议的人哈哈大笑,没想到堂堂市里工作组的组长,居然为了撒个尿,被别人架出来扔在了大街上,想想都觉得好笑!

在听武装部领导汇报工作,汇报到一半时,我看见会议室门口有个人在探头探脑,觉得这个人依稀有些面熟,象是在哪里见过。武装部部长见到他后,就向我报告了一声,去门口说了几句话,又返回来继续汇报工作。

会议结束后,我们往外走,走到门口,见那个人还等在那里。武装部长向我介绍说,这是某厂招待所的所长,他儿子今年想要当兵,有个战友打了招呼,希望关照一下。当听到“招待所长”这句话时,我猛然想起,这不就是中午让保安把我架出去的那个人么?这时,这个所长也同时认出了我,只见他脸色先是通红,一会又变得煞白。我们又再次尴尬地遇到了一起。我勒个去,居然有这么巧的事。

晚上,县委县政府领导宴请我们工作组,席间,武装部长悄悄问我们这事咋处理,工作组其他几个人都说,这还能咋处理?直接政审不合格呗,这个兵的父亲都是这样的人,估计儿子也好不到哪里去。反正是不能走兵。但我想了想,不能因为父亲的不当行为,影响到儿子。就给部长说,按正常程序办吧,体检政审合格了,该走就走,体检政审不合格,不该走就不能走。既不要故意卡他,也不能放宽标准“开后门”。我可不想象这个所长那样,当个恶人。

到宴会结束时,部长又把我拉到一边,说那个所长还在酒店门口等着我们,问我见不见。我说见就见一下吧,难不成他还又让保安把我拖出去?他见到我后,一个劲地赔不是,那些话就不多说了。只是拎了两大包东西非要塞给我,我一下就发火了,马上把部长政委叫了过来,当着部长政委的面说了我的意见,按正常程序办,既不能故意刁难,也不能放宽标准,该走就走,不该走就不能走。但是,如果执意要送给我东西,或者是送给任何征兵工作人员礼金礼品或是请客吃饭,我马上宣布,他儿子政审不合格,并且将严肃查处相关人员。因为,我还兼任了市征办的纪检组长。然后,我对这个所长说,只要他以后真正做到“与人为善”这四个字就行。这个所长才提着他拎来的东西,灰溜溜地走了。

后来,过了一段时间,武装部打来电话向我请示,说这个所长的儿子体检政审都过了,该定兵了,让不让他走?我还是那话句,按正常程序办,父亲犯的错,不能让儿子承担,该走就让他走吧。只要让这个当父亲的记住一个教训就行!

结婚半年,错把丈母娘当老婆。结果尴尬了。

老婆和丈母娘长得与其说是母女不如说更像姐妹。不是说两个人没有代沟,感情好的像姐妹,是因为长得挺像的。丈母娘50岁不到,从单位办了病退,以前是学过跳舞,身材管理的很好,很显年轻。两人都是短发,尤其是背影。看起来就像一个人一样。许多不认识的都说她们像姐妹更多一些。

我们和丈母娘住的不远。平时丈母娘喜欢跳舞打麻将,她虽然有我家钥匙,确很少过来,更是少主动帮我们做家务。

我家厨房是开放式的,那天下班后,一进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,于是轻手轻脚的走到正在厨房忙碌的人背后,轻轻的抱着她,深情款款的说了句,亲爱的辛苦了。结果那人一转头,尴尬了。居然是丈母娘。

她淡定的瞅了我一眼,说你家亲爱的这会还没到家,她不知道抽什么风,说今天想吃我烧的糖醋排骨,而且指定用你家的厨房来烧,丈母娘半尴尬半嗔怪的说落着女儿。我赶忙尴尬的拍着马屁的说,亲爱的妈妈,你辛苦了。

老婆下班回来后,没敢告诉老婆细节,只是说我喜欢她留长发的样子,希望她把头发养起来。方便我把她们两个区别开。

话说,有个年轻的和老婆长得像丈母娘也够尴尬的吧。

记得以前我追求一个女孩子的时候,我去她租的房子找她玩,突然想上厕所,我就进了卫生间,我上完厕所,才发现停水了,她那又没有存水。我这在卫生间里急的直转圈,没有水冲,卫生间味道很大,她看我半天没出来,就问我在里面干啥那,我只能说实话,没有水冲厕所,她说那你在里面就能有水呀,还不想想办法。我只能跑着下楼去买大桶矿泉水,怕冲的不干净,买了好几桶,回来冲完了,我看她有些不高兴,因为正个屋子都弥漫了很浓的臭味,我在那屋里呆着也实在尴尬,就走了。从那以后她就不理我了,这次尴尬的上厕所,直接影响了我在她心中的形象,从此我心里都有阴影了,每次在上厕所的时候,都会先检查一下有没有水,以免在发生尴尬的场面。还有一次也挺尴尬的,是我和几个美女同事一起聚餐的时候,突然有想放屁的感觉,我极力的忍着,还是没忍住,虽然没有声音,但是很臭,那味道很快就散发出来,几个美女也闻到了,就问是谁,我也不敢承认是我,不过她们也猜到是我了,因为就我这边味道最重,从那以后,她们几个出去聚餐,再也不带着我了。

最新文章